当前位置:主页 > 乐橙lc8官网 >
他们是绿城足球的幕后守护者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19-04-15 17:18

  绿城足球,萌发于算不上足球沃土的浙江,漫漫二十载,靠的是一群理想主义者的守望与守护,用自己的汗水和付出,为绿城这一根独苗保驾护航。

  如今的浙江绿城足球俱乐部里,仍有一群人,他们做着技术、后勤等工作,在幕后,“不戴宝冠,不争荣宠”。

  你叫得出每个球员的名字,而他们的姓名却很少人知晓,面容更是模糊,有时只是球场边匆匆闪过的一个背影。

  十三有着俱乐部里最与众不同的一个办公区域,两台超大屏台式电脑,好几台笔记本电脑,还有各种平板、相机、摄像机……把他几平米的小窝占得满满当当。

  “平时我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里‘蜗居’。又要一周双赛,我这几天估计不用睡觉了。”

  十三是队里的技术分析,虽说以前绿城队里也有这个岗位,但只停留于简单的文字报告。由于塞尔吉对于数据要求甚高,这个赛季来到绿城的十三,将这个岗位一下子提升了好几个高度。

  打开电脑,十三正在做武汉卓尔的比赛视频分析。对手近几场的比赛录像,他要按照进攻、防守、角球等分类剪辑,哪里有空档、进攻人数有几个,他都要在画面中画线分钟左右的视频给教练团队。

  “现在我们和主教练已经很默契了,他会跟我说,你不用画线了,我明白你剪这个画面的意图。”赛季进行到23轮时,他的电脑里已经保存了1051个文件。

  其实十三不是什么计算机系出身,电脑里20几款各大国际俱乐部都在使用的技术分析软件,全是他出于对足球的喜爱自学成才。

  “其实刚开始,塞尔吉有点不信任我,他觉得我们国内的技术分析,肯定比不了欧洲。他问我用什么软件,我打开一个,连他都惊住了。”

  “我现在在策化做一个绿城的球员档案,包括伤病档案等,其实有些规律是能从数据上看出来的,比如某个球员哪几个月特别容易受伤,球队又是哪几个月特别容易抢分。”

  在基地的时间,除了训练时拍视频,十三都窝在办公室,很难看到他。比赛现场,也同样难觅他的身影,因为每次他都在看台最高处,一手拍视频,一手记录数据,忙得很。“教练有时会要求中场休息时就看到上半场的比赛剪辑。”

  “每次我都是球队里进场安检最慢的一个,两台电脑、一台surface、一台Ipad,一个相机,4块电池,有时候还要带上100米的数据线,从更衣室接电源一直拉到上看台。”

  比赛过程中,十三和西班牙技术分析文森特都会在高处和塞尔吉保持密切联系,“比如对方突然变阵了,教练在下面可能一下子没看出来,或者从数据上看有的球员传球不好,就会建议教练换人。”

  “球队取得如今的成绩,也有你很大的功劳啊。”对于记者的感叹,十三摇摇头,“没有没有,我们做的都只是辅助工作。”

  伤病对于一支球队和一个球员来说都是希望能够极力避免的,一头自然奶奶灰短发的翁辉和其他三名队医就在绿城为球员们做着健康保障。

  大到严重伤病的治疗与康复,小到每天记录球员的体重,中泰基地球员宿舍一楼的医务室,从早到晚都是人来人往地忙碌着。

  “每天早上6点半就要开始把运动饮料都配好,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球员训练前的保护,训练后的理疗,赛后的按摩……”

  比赛场上,球迷看教练的战术、球员的技术,而翁辉在场边则要时刻紧盯球员的每一个动作,“要看他这个动作是怎么做出来的,这样才能在受伤的第一时间对于伤病的原因和部位做出判断。尤其是任意球、角球的时候,人多,更要特别注意。”

  得到裁判允许入场,翁辉会和同事带着医药箱飞奔向受伤球员,箱子里除了带急救药品,还会带一把老虎钳,“如果有球员鞋钉松了,用得上。”

  在场上,翁辉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判断这名球员是否还能继续比赛。“有时候还没跑到球员那儿呢,教练就在下面着急地问,怎么样怎么样。”当然,对于“影帝”,翁辉也能一眼看穿,“就看着他再滚一会儿好了”。

  绿城是一支年轻的球队,所以疲劳、损伤等问题不严重,但有些球员一受伤,就着急着要赶紧好起来上场比赛,翁辉理解球员想用尽全力的想法,但也只能耐心地劝说:伤病需要慢慢恢复。

  夏天要防中暑脱水,每天要盯着队员喝完1500ml水,喝不完,哄着喝;冬训要防感冒,每天5点起来熬姜汤,队员嫌不好喝,继续哄,但同时也悄悄改良配方,后来把姜汤熬到队员都抢着喝。

  阿乐是杭州最早踢职业足球的那一批人,和如今同在一起的其他两个绿城队务炮爷和王剑,在绿城98年建队之时便加入了球队,那时,他们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

  但各种原因,梦想止步,但绿城仍是最深的牵绊。宁波大学毕业后,毅然决然回到绿城,“俱乐部需要,义无反顾”。但身份已经从球员转变为工作人员。

  只要球员训练,阿乐肯定在,他也总是最早到场的那一个,将训练装备从器材室搬到球场,布置场地,有时候还要协助主教练当个人墙,“球员训练一个半小时,我们要忙两倍的时间。”

  每场比赛前,阿乐和其他工作人员都要提前到更衣室将比赛服挂好,运动饮料泡好。“球员从出基地到进更衣室,可以什么都不用拿。”

  即使是客场比赛,球员也只要背个双肩包戴个耳机就可以了,一切的比赛装备,全部由队务负责。

  “比赛服我们会按球员分开,用袋子装好,再加上其他装备,大箱小箱要7、8个吧,提前去机场托运、帮球员办理登机。球员到达机场,直接发机票,过安检。”

  搬器械、挂衣服、办登机……这些事情琐碎而又繁杂,但球员能够一心一意比赛,少不了阿乐和其他工作人员做的这一切。

  虽然最初回到球队时,看到球员踢球,也会勾起阿乐曾经的职业梦想,但如今的工作,阿乐依然乐在其中。

  虽然也忙也累,但他说谁让自己喜欢呢,喜欢足球、喜欢这支队伍。球队里几乎每个人都有外号,而95%都出自有才的阿乐。

  “每天把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平时总喜欢开玩笑讲笑话的阿乐,说这句话的时候,格外认真。

  炮爷和阿乐的经历相同,回到绿城后,从青训队领队、到帮球员注册到一线队领队,炮爷经历了不少岗位。

  今年,他又到了俱乐部从队务中细分出来的一个岗位——前站。顾名思义,就是为球队比赛,尤其是客场比赛打前站。

  提前半个月订酒店,提前数天订航班,炮爷的客场准备往往开始得要早很多。他也总是提前球队一天到达客场,将球队在那边的吃住行等一切安排妥当。

  “最重要的就是吃吧,球队有自己的菜单,我要提前过去跟酒店厨师沟通,中餐晚餐包括比赛当天下午的茶歇,都要严格按照我们自己的菜单。”

  而订酒店的一些玄学,大炮也早已门儿清。“楼层尽量住高点,如果是7、8层,那肯定选第7层,因为七上八下嘛。”

  而队员的一些入住习惯,炮爷也都牢记于心,“像谈杨的腰不好,所以每次都会特别跟酒店要求把席梦思拿掉,给他睡硬板床。”

  绿城今年喜提“客场龙”,把炮爷可忙坏了。“现在只要是我们赢下的客场,其他要去比赛的球队都会过来问我订的是哪个酒店,都要去住。”

  每次去客场,炮爷还会背一个简易打印机。有两份表格是他每次去客场都会打印的,一份是包括当地天气和球员房间的信息表,一份是客场几天的行程表。球队一抵达客场机场,炮爷便会把这两张表人手一份发给球员,球员便对所有事情一目了然。

  其实球员在俱乐部里接触最多的不是教练,而是阿乐炮爷他们。球员给予他们充分的信任,飞机喜欢坐哪里,酒店喜欢和谁住一间,不用讲,他们知道阿乐炮爷会安排妥当,自己要做的就是专心比赛。

  阿乐和炮爷十几年都在为球队忙碌,通过自己的努力,看到球队越来越好,这是阿乐和炮爷最开心的时候。要说有什么遗憾,他们都提到了家人:“工作时间不稳定,如果不是家人的支持,不会坚持到今天。”

  球队有大目标,阿乐和炮爷也有着自己的小目标:“队务上的一些事情,我们向上海申花学习了很多,但3年内,我们要把绿城队务做到全国数一数二,让其他俱乐部来学习。”

  这里不像他以前工作过的绿茶等连锁饭店那般朝九晚五,也不像平常饭店里那样可以对着食材自由发挥,但不知不觉间,还是待了11年,“头发都白了。”

  除了球队,袁方的15人厨房团队还要负责其他梯队和工作人员的日常伙食,基本上每天都要从早上5点工作到晚上9点,不仅朝五晚九,节假日也不稳定,“基本除了过年,都在工作。”

  但最让袁方头疼的还不是这些,而是想菜谱。球队的菜谱每周都要更新,而每天还要不重样。袁方开玩笑说自己的头发一大半都是想菜谱愁白的。

  作为职业足球队的厨师,袁方不可能到了菜场就指点江山搬一堆食材回家天马行空玩创意,而是要完全按照主教练和队医的要求,少油、清淡、减少猪肉、海鲜只能吃不带壳的……

  为了更好服务球队,袁方考了营养师证,也会去研究C罗、梅西的食谱,“但照搬欧美是不可能的,还是要考虑国内的一些饮食习惯。”如何让菜品既让教练满意,又让队员接受,袁方一直在每天的6菜1汤中努力去平衡。

  最让袁方开心的,是看到球员用完餐,餐盘里什么都没剩下,而最焦虑的就是看到球员进餐厅转了一圈,皱着眉头出去了。

  十几年如一日,袁方说:“待了这么久,怎么可能没有感情。球队里有些球员,董宇、徐继祖他们那么小进基地,都是吃我的饭长大的。”

  如果说阿乐大炮和队员们更像是兄弟,那袁方就是亲如家人、会在餐桌上聊聊心事的长辈。

  他们是在聚光灯的阴影中默默前行的一群人,但他们做过的事情和付出的努力,都正在散发光芒,照亮着绿城足球前行的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3
推荐阅读